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為什麼男人對豔遇樂此不疲

辭典上對“豔遇”的解釋是:指男子得到美女的歡心。其實通常的男人誰不想有幾次豔遇呢?那雖然總是被人說成“有色心沒有色膽”,但讓美女青睞好像成為成年男人們曆久彌新的話題。

  男人對美女的欲望從一次次的豔遇中得到了最生動的體現,通過男人們事後的渲染和誇張,簡直豔遇就是男人們生平的一大快事,是對自己男人地位的一種確認,是對個人自信的一種褒獎。它幾乎成為每一個男人們公開的秘密??那種秘密寫滿了欲望,從男人的世界中出發,每一列車裏都有神采各異的人,他們用大膽的思想大膽的眼神尋找一生中屬於他們的幾次豔遇。

  其實豔遇的故事從古到盡是個說不完的話題。中國最古老的《詩經》裏說“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那就是最好的豔遇圖景。到後來民間流傳的《天仙配》、《西廂記》更是家喻戶曉,其實那種一見鍾情,從此綿綿不絕的思念恰恰是豔遇的主要特徵。

  有中國傳統文化的推波助瀾,再兼近現代歐風美雨的薰陶,男人們尤其是那些知識份子得風氣之先,率先正大光明地“豔遇”起來。你看《圍城》裏的方鴻漸在回國的油輪上先就和黑的一塌糊塗的鮑小姐出雙入對做成了好事,卻發現船才到鮑小姐的香港兩人就成了陌路人,他實在不明白這場豔情有幾分真實的感情在裏面,或者只有肉體的欲望;接著方鴻漸和同船的蘇小姐眉目傳情,到了蘇小姐家又認識了蘇小姐的表妹唐小姐,頗得幾位小姐的歡心,一時間不知道怎樣應付,分身乏術。可見,豔遇至少不能在同時擁有過多,多了只能製造方鴻漸一樣的煩惱,落得個幾頭不討好。這樣下來豔遇可能是麻煩。

  相比較方鴻漸的豔遇,杜拉斯筆下的《情人》可就令人神往了許多。它將男人們的欲望深化了:在男人們潛意識中除了一個本分的妻子,還希望遇到一個紅顏知己。一個多少帶些新奇感、帶些冒險和刺激行為的故事,而豔遇就是為這些故事準備的。

  當代電影也讓豔遇公開地成為一種時尚,《泰坦尼克》一部好萊塢式的老套愛情片讓男人女人為之傾倒,也讓觀眾激動和沉醉了一把。然而,他們為這場豔遇也最終付出了代價。

  既然豔遇是麻煩的是要付出代價的是要為產生故事做準備的,男人們為什麼仍舊樂此不疲?是不是豔遇的偶然豔遇的刺激豔遇的狐媚,好像是又好像不全是。最好不懂,不然豔情故事可就沒有人再看,看的人是要從那裏尋找經驗,而不看了,我們這些賣文為生的人可就要歇菜了。
返回列表